【4px自提櫃】第十八期:威立雅十年領跑的起點與終結(下)

【4px自提櫃】第十八期:威立雅十年領跑的起點與終結(下)

時間:2020-09-14 09:26:00 來源:中國水網

各位聽濤的觀眾,大家好。我是E20的傅濤。

威立雅第二個項目,我認為引起關注的就是浦東自來水。

經典之作浦東項目

很多人問:浦東自來水2002年開始,到現在18年了,對威立雅來説,是虧損的,為什麼是虧損的呢?剛才説了,威立雅不是個重資產公司,它是用銀行融資的錢去投浦東自來水。我們國家雖説有價格管理辦法,允許自來水公司8到10的收益,但我們的行業平均的收益實際上是3到4,有個別公司能達到6到7,很大一部分公司是虧損的。

它為什麼還要投資呢?它的商業模式是什麼?算盤是什麼?他們的合同其實不是標準意義上的PPP項目,它是個股權入資項目,某種程度上是私有化項目。就是説,威立雅入資浦東這個公司,他們的合同約定,到期以後,未必是按照BOT的方式無償轉讓給政府。

其實這個合同在10年以後,我們做這個合同分析的時候,當時我們所有的特許經營合同都是保密的,不讓社會看的。通過各種渠道,合同裏發現了個條款,這個條款就是這個項目到期以後,政府再回購它49%資產股權的時候,是要按照市場價格評估的。就意味着,我可能投了十幾億,即便是我每年加上銀行利息,一折是在虧損,但是50年以後,我是按照200億賣給政府的,我仍然能賺到錢。

這個模式的測算,它不是標準意義上的,我們説的項目融資,PPP項目,當時説的BOT,都不支持這種商業設計,因為2002年中國的特許經營辦法沒有出台。2004年,建設部以部門令的形式,當時叫建設部,現在叫住建部了,以部令的形式出台了特許經營辦法,那時候以後才約定了,這種特許經營項目的資產終端處置,是要無償交還給政府的,也規定了期限,不能超過30年。

但這兩個項目都發生在特許經營辦法之前。但現在的分析,我現在的分析,地方未必會完全認可,但我認為這裏頭當時就埋了一個測算的那個(雷)。為什麼它的價格報得會更高,因為一個有限資產和無限資產的對價是不一樣的,價值是不一樣的。

什麼叫有限資產呢,有限資產就是説在這個期限裏歸你,一旦到了期限以後,我全都是無償拿回來。所以你沒有一個無限產權。無限產權是什麼意思呢,我這裏擁有的股權,它是個私權。我到期以後也不是無償給你,我要評估以後賣給你。這個評估是多少錢?市場價。但是你可以想象,再過30年,這個浦東自來水的市場價是多少呢,這個是很難想象的。其實就是説上海是什麼樣子的,我們現在才過了18年,我也很難想象32年以後的上海,是什麼樣的狀況,它的浦東自來水的49%的股權值多少。這個未知數留給了未來。

這個未來,我認為是當時合同設計的一個缺陷。它沒有明確的講,它以市場價值進行對價的可能性,操作方法是什麼。

但是毫無疑問的講,我也認為,浦東自來水是我們水務系統改革的經典之作。它其實對我們行業影響很大,雖然後來期限過長了,它們有補充條款,來降低這個期限,讓它儘量合規,25年以後再續簽一次。因為新的辦法出來了。

浦東項目:虧了?賺了?

威立雅作為領跑世界的水務公司,在中國仍然是領跑者。其實這種模式的創辦,都是它帶着,背後剛才説的著名,名牌的,從首創到光大到中信。這些公司無一不是名牌公司,都是重資產的集團,而且很多都是央企,有很高地位的公司,他們聯手,但不僅僅這幾個項目。

威立雅在浦東的成功,當時認為成功,現在不能認為一定是虧了,因為你沒有到期。所有特許經營項目以你整個週期計算收益的,不要看它現在虧了,賺了,你等到結束後再判斷。而威立雅這樣的公司有能力做到50年再結算,因為它有一兩百年的歷史,它全世界有上千個項目,有的項目在結算期,有的項目在投資期,姑且把它當做投資期,最後等到結算期,我賺一筆大的。實際上,我們是按照整個週期來核算收益率,所以,他們能忍得住。

特許經營辦法發佈以後,這個其實有一些辦法,我們對未來的產權處置有了一些約定。但是,威立雅仍然按照這個思路在走。

分水嶺:蘭州項目

其實2007年,我剛才説,威立雅領跑中國是1997年到2007年,我個人認為,説得不對,咱們可以討論。2007年是個分水嶺。2007年有個著名的項目叫做蘭州自來水溢價風波。

蘭州自來水也是49的股權,全球招標,威立雅報價17億。淨資產是多少呢,如果按照淨資產也就是幾億,3-4億左右。我們當時的首創股份已經成長起來了,大徒弟,報二點多億,不到3個億,它的競爭對手,蘇伊士,報四點幾億,4.5億,一個是2.8億,它報了17.1億。這麼大的反差,三個專業性的公司,來進行競標,讓人覺得跌破眼鏡,就是這個行業的商業模式會這麼亂嗎?因為實際上他們的商業模式不一樣,測算模型不同。

首創,那時候,我是首創的董事,我們是按照特許經營進行測算的,就是到期以後,我是無償交還給政府的。2.8億也是首創認為可以支付的高限,因為只是參股權,沒有控股權。蘇伊士,當時是中法水務,蘇伊士的合資公司,略微高一些,還在合理範圍之內。因為它的管理當時是優於首創的,我認為也是合理範圍,但是威立雅,實際測算的,它是無限產權,它是真把它產權對待了。

這個溢價,我當時寫過一篇文章,談溢價之後的可能的變數。我當時叫十式騰挪,其實對它後來的一些結果做了預測。其實這個跟本的溢價,不是因為它要轉移利潤,實際本質上講它的測算模型不一樣,它是按照浦東的模型來測算的。人家招標文件裏頭,我認為當時的招標文件寫的是不夠清晰的,所以產生了一種漏洞。所謂的規範,當你的所有投標人巨大反差的時候就是你的邊界設定過於模糊了。

我記得,2007年我們的戰略論壇,基本上所有的發言人,言必談這個話題。當時也在2007年這個背景之下,感覺到了行業是需要自律的。環境商會在2007年成立,其實也是在這個背景之下成立的,因為這個行業的競爭,一旦規則不設定清楚,其實行業之間就會亂。2007年以後,同行的合作開始變得更多了。

這個溢價不僅體現在蘭州,海口,威立雅前後三次以絕對優勢,擊敗所有的競爭對手,遠遠高於別人報價的情況下拿到了好幾個項目。其實對這個行業產生了很大的震動。我們實際上為什麼要談這個,我們很難預測三十年以後,政府對這種資產處置的那個尺度和可行性。就像剛才説的成都六廠項目一樣,我們很難在18年以後,體會到當時的背景,當時政府是多麼的無奈,是把管網塞進了一個BOT。其實我們也很那去看待,你當時是按照17億拿到的項目,而不是按照兩三億拿到的項目。我後來忘掉了,我只記得你的服務費高,甚至我還記得你到期以後,我要花巨大的價錢來買回我的產權。這種金融的不匹配,造成了很多項目的不理解。

其實這個項目,我認為是威立雅中國市場上的分水嶺。威立雅之後就沒有真正再投大的項目。我是説水務版塊。固廢版塊還有一些招兒,能源版塊,其他工業領域,還有是不俗的表現,但市政版塊,市政水務版塊,從那次溢價之後,其實威立雅走向了一個收縮期。

越過傲慢與偏見

我也認為他們也在進行一個反思,不管是領跑的企業,其實也是有的時候,對市場有他們自己的傲慢與偏見。

其實中國的市場跟法國的市場不一樣,其實也能理解,很多人來問我為什麼威立雅從2010年之後,好像都在賣項目。逐漸的,影響力在衰退,從我們國內前三名的影響力公司一直到到2016年,離開我們的十大影響力的榜單,不僅水離開了,固廢也離開了,其實也是一種遺憾。

其實我認為威立雅對中國的水務改革功不可沒,他們在很多的,對中國早期向法國學習,引入特許經營體系,包括運營管理。我也去法國的威立雅總部去參觀過,去學習過他們的運行管理經驗。這個帶着150多年曆史的,一個專業化的機構,其實承載了很多的經驗,也有很多的智慧,也在中國的市場上,投出了他們的巨資。其實是僅次於法國的投資額度,其實對中國的水務改革做出了大的貢獻,更可貴的是帶了一批徒弟。這批徒弟目前是我們中國水務環境市場,環境產業的主力軍。

現在我認為威立雅仍然是值得尊重的一個公司,我也希望威立雅能夠調整自己的戰略,能夠跟中國的體系更加適合,能夠再更穩健的發展。當然我也知道威立雅尋求國內的合作伙伴,也希望它找到一個合理的合作伙伴。

謝謝大家。


欄目簡介:

《聽濤》:E20環境平台首檔視頻欄目。

以個人視角來敍述環境產業裏的主流企業,評價企業領袖人物,講述企業發展故事,梳理產業脈絡,揭示發展規律,啓發產業同行。

主講人:傅濤

E20環境平台董事長、首席合夥人;E20研究院院長;清華海峽研究院生態中國創新中心主任;北京大學、哈爾濱工業大學兼職教授;《兩山經濟》、《環境產業導論》作者。

欄目定位及形式:知識類視頻節目

4月13日起首播,每期時長10分鐘左右;

後期還將推出關於環境產業發展歷程、趨勢的系統內容,以及對當下熱點話題的深度剖析。

傅濤親自講述,依託E20環境平台20年來和環境產業的同行發展,及其本人20年來的深入研究及實踐,無論是宏觀政策還是微觀企業,無論是公開資料還是私人交往,均信手拈來,並融入自己獨特的觀點。

分享到:
1583 2020-09-14 09:26:00

【4px自提櫃】第十八期:威立雅十年領跑的起點與終結(下)

視頻來源 中國水網 視頻分類 綜合,市場,其他企業,E20演播廳

各位聽濤的觀眾,大家好。我是E20的傅濤。

威立雅第二個項目,我認為引起關注的就是浦東自來水。

經典之作浦東項目

很多人問:浦東自來水2002年開始,到現在18年了,對威立雅來説,是虧損的,為什麼是虧損的呢?剛才説了,威立雅不是個重資產公司,它是用銀行融資的錢去投浦東自來水。我們國家雖説有價格管理辦法,允許自來水公司8到10的收益,但我們的行業平均的收益實際上是3到4,有個別公司能達到6到7,很大一部分公司是虧損的。

它為什麼還要投資呢?它的商業模式是什麼?算盤是什麼?他們的合同其實不是標準意義上的PPP項目,它是個股權入資項目,某種程度上是私有化項目。就是説,威立雅入資浦東這個公司,他們的合同約定,到期以後,未必是按照BOT的方式無償轉讓給政府。

其實這個合同在10年以後,我們做這個合同分析的時候,當時我們所有的特許經營合同都是保密的,不讓社會看的。通過各種渠道,合同裏發現了個條款,這個條款就是這個項目到期以後,政府再回購它49%資產股權的時候,是要按照市場價格評估的。就意味着,我可能投了十幾億,即便是我每年加上銀行利息,一折是在虧損,但是50年以後,我是按照200億賣給政府的,我仍然能賺到錢。

這個模式的測算,它不是標準意義上的,我們説的項目融資,PPP項目,當時説的BOT,都不支持這種商業設計,因為2002年中國的特許經營辦法沒有出台。2004年,建設部以部門令的形式,當時叫建設部,現在叫住建部了,以部令的形式出台了特許經營辦法,那時候以後才約定了,這種特許經營項目的資產終端處置,是要無償交還給政府的,也規定了期限,不能超過30年。

但這兩個項目都發生在特許經營辦法之前。但現在的分析,我現在的分析,地方未必會完全認可,但我認為這裏頭當時就埋了一個測算的那個(雷)。為什麼它的價格報得會更高,因為一個有限資產和無限資產的對價是不一樣的,價值是不一樣的。

什麼叫有限資產呢,有限資產就是説在這個期限裏歸你,一旦到了期限以後,我全都是無償拿回來。所以你沒有一個無限產權。無限產權是什麼意思呢,我這裏擁有的股權,它是個私權。我到期以後也不是無償給你,我要評估以後賣給你。這個評估是多少錢?市場價。但是你可以想象,再過30年,這個浦東自來水的市場價是多少呢,這個是很難想象的。其實就是説上海是什麼樣子的,我們現在才過了18年,我也很難想象32年以後的上海,是什麼樣的狀況,它的浦東自來水的49%的股權值多少。這個未知數留給了未來。

這個未來,我認為是當時合同設計的一個缺陷。它沒有明確的講,它以市場價值進行對價的可能性,操作方法是什麼。

但是毫無疑問的講,我也認為,浦東自來水是我們水務系統改革的經典之作。它其實對我們行業影響很大,雖然後來期限過長了,它們有補充條款,來降低這個期限,讓它儘量合規,25年以後再續簽一次。因為新的辦法出來了。

浦東項目:虧了?賺了?

威立雅作為領跑世界的水務公司,在中國仍然是領跑者。其實這種模式的創辦,都是它帶着,背後剛才説的著名,名牌的,從首創到光大到中信。這些公司無一不是名牌公司,都是重資產的集團,而且很多都是央企,有很高地位的公司,他們聯手,但不僅僅這幾個項目。

威立雅在浦東的成功,當時認為成功,現在不能認為一定是虧了,因為你沒有到期。所有特許經營項目以你整個週期計算收益的,不要看它現在虧了,賺了,你等到結束後再判斷。而威立雅這樣的公司有能力做到50年再結算,因為它有一兩百年的歷史,它全世界有上千個項目,有的項目在結算期,有的項目在投資期,姑且把它當做投資期,最後等到結算期,我賺一筆大的。實際上,我們是按照整個週期來核算收益率,所以,他們能忍得住。

特許經營辦法發佈以後,這個其實有一些辦法,我們對未來的產權處置有了一些約定。但是,威立雅仍然按照這個思路在走。

分水嶺:蘭州項目

其實2007年,我剛才説,威立雅領跑中國是1997年到2007年,我個人認為,説得不對,咱們可以討論。2007年是個分水嶺。2007年有個著名的項目叫做蘭州自來水溢價風波。

蘭州自來水也是49的股權,全球招標,威立雅報價17億。淨資產是多少呢,如果按照淨資產也就是幾億,3-4億左右。我們當時的首創股份已經成長起來了,大徒弟,報二點多億,不到3個億,它的競爭對手,蘇伊士,報四點幾億,4.5億,一個是2.8億,它報了17.1億。這麼大的反差,三個專業性的公司,來進行競標,讓人覺得跌破眼鏡,就是這個行業的商業模式會這麼亂嗎?因為實際上他們的商業模式不一樣,測算模型不同。

首創,那時候,我是首創的董事,我們是按照特許經營進行測算的,就是到期以後,我是無償交還給政府的。2.8億也是首創認為可以支付的高限,因為只是參股權,沒有控股權。蘇伊士,當時是中法水務,蘇伊士的合資公司,略微高一些,還在合理範圍之內。因為它的管理當時是優於首創的,我認為也是合理範圍,但是威立雅,實際測算的,它是無限產權,它是真把它產權對待了。

這個溢價,我當時寫過一篇文章,談溢價之後的可能的變數。我當時叫十式騰挪,其實對它後來的一些結果做了預測。其實這個跟本的溢價,不是因為它要轉移利潤,實際本質上講它的測算模型不一樣,它是按照浦東的模型來測算的。人家招標文件裏頭,我認為當時的招標文件寫的是不夠清晰的,所以產生了一種漏洞。所謂的規範,當你的所有投標人巨大反差的時候就是你的邊界設定過於模糊了。

我記得,2007年我們的戰略論壇,基本上所有的發言人,言必談這個話題。當時也在2007年這個背景之下,感覺到了行業是需要自律的。環境商會在2007年成立,其實也是在這個背景之下成立的,因為這個行業的競爭,一旦規則不設定清楚,其實行業之間就會亂。2007年以後,同行的合作開始變得更多了。

這個溢價不僅體現在蘭州,海口,威立雅前後三次以絕對優勢,擊敗所有的競爭對手,遠遠高於別人報價的情況下拿到了好幾個項目。其實對這個行業產生了很大的震動。我們實際上為什麼要談這個,我們很難預測三十年以後,政府對這種資產處置的那個尺度和可行性。就像剛才説的成都六廠項目一樣,我們很難在18年以後,體會到當時的背景,當時政府是多麼的無奈,是把管網塞進了一個BOT。其實我們也很那去看待,你當時是按照17億拿到的項目,而不是按照兩三億拿到的項目。我後來忘掉了,我只記得你的服務費高,甚至我還記得你到期以後,我要花巨大的價錢來買回我的產權。這種金融的不匹配,造成了很多項目的不理解。

其實這個項目,我認為是威立雅中國市場上的分水嶺。威立雅之後就沒有真正再投大的項目。我是説水務版塊。固廢版塊還有一些招兒,能源版塊,其他工業領域,還有是不俗的表現,但市政版塊,市政水務版塊,從那次溢價之後,其實威立雅走向了一個收縮期。

越過傲慢與偏見

我也認為他們也在進行一個反思,不管是領跑的企業,其實也是有的時候,對市場有他們自己的傲慢與偏見。

其實中國的市場跟法國的市場不一樣,其實也能理解,很多人來問我為什麼威立雅從2010年之後,好像都在賣項目。逐漸的,影響力在衰退,從我們國內前三名的影響力公司一直到到2016年,離開我們的十大影響力的榜單,不僅水離開了,固廢也離開了,其實也是一種遺憾。

其實我認為威立雅對中國的水務改革功不可沒,他們在很多的,對中國早期向法國學習,引入特許經營體系,包括運營管理。我也去法國的威立雅總部去參觀過,去學習過他們的運行管理經驗。這個帶着150多年曆史的,一個專業化的機構,其實承載了很多的經驗,也有很多的智慧,也在中國的市場上,投出了他們的巨資。其實是僅次於法國的投資額度,其實對中國的水務改革做出了大的貢獻,更可貴的是帶了一批徒弟。這批徒弟目前是我們中國水務環境市場,環境產業的主力軍。

現在我認為威立雅仍然是值得尊重的一個公司,我也希望威立雅能夠調整自己的戰略,能夠跟中國的體系更加適合,能夠再更穩健的發展。當然我也知道威立雅尋求國內的合作伙伴,也希望它找到一個合理的合作伙伴。

謝謝大家。


欄目簡介:

《聽濤》:E20環境平台首檔視頻欄目。

以個人視角來敍述環境產業裏的主流企業,評價企業領袖人物,講述企業發展故事,梳理產業脈絡,揭示發展規律,啓發產業同行。

主講人:傅濤

E20環境平台董事長、首席合夥人;E20研究院院長;清華海峽研究院生態中國創新中心主任;北京大學、哈爾濱工業大學兼職教授;《兩山經濟》、《環境產業導論》作者。

欄目定位及形式:知識類視頻節目

4月13日起首播,每期時長10分鐘左右;

後期還將推出關於環境產業發展歷程、趨勢的系統內容,以及對當下熱點話題的深度剖析。

傅濤親自講述,依託E20環境平台20年來和環境產業的同行發展,及其本人20年來的深入研究及實踐,無論是宏觀政策還是微觀企業,無論是公開資料還是私人交往,均信手拈來,並融入自己獨特的觀點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//080911.hellovip.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.

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